当前位置: 主页 > 蓝月亮精准三肖 >

优美散文集。急!

时间:2019-11-24 22:5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楼前有清塘数亩。记得三十多年前初搬来时,池塘里好像是有荷花的,我的记忆里还残留着一些绿叶红花的碎影。后来时移事迁,岁月流逝,池塘里却变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再也不见什么荷花了。

  我脑袋里保留的旧的思想意识颇多,每一次望到空荡荡的池塘,总觉得好像缺点什么。这不符合我的审美观念。有池塘就应当有点绿的东西,哪怕是芦苇呢,也比什么都没有强。最好的最理想的当然是荷花。中国旧的诗文中,描写荷花的简直是太多太多了。周敦颐的《爱莲说》读书人不知道的恐怕是绝无仅有的。他那一句有名的“香远益清”是脍炙人口的。几乎可以说,中国没有人不爱荷花的。可我们楼前池塘中独独缺少荷花。每次看到或想到,总觉得是一块心病。

  有人从湖北来,带来了洪湖的几颗莲子,外壳呈黑色,极硬。据说,如果埋在淤泥中,能够千年不烂。因此,我用铁锤在莲子上砸开了一条缝,让莲芽能够破壳而出,不至永远埋在泥中。这都是一些主观的愿望,莲芽能不能长出,都是极大的未知数。反正我总算是尽了人事,把五六颗敲破的莲子投入池塘中,下面就是听天由命了。

  这样一来,我每天就多了一件工作:到池塘边上去看上几次。心里总是希望,忽然有一天,“小荷才露尖尖角”,有翠绿的莲叶长出水面。可是,事与愿违,投下去的第一年,一直到秋凉落叶,水面上也没有出现什么东西。经过了寂寞的冬天,到了第二年,春水盈塘,绿柳垂丝,一片旖旎的风光。可是,我翘盼的水面却仍然没有露出什么荷叶。此时我已经完全灰了心,以为那几颗湖北带来的硬壳莲子,由于人力无法解释的原因,大概不会再有长出荷花的希望了。我的目光无法把荷叶从淤泥中吸出。

  但是,到了第三年,却忽然出了奇迹。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在我投莲子的地方长出了几个圆圆的绿叶,虽然颜色极惹人喜爱,但是却细弱单薄,可怜兮兮地平卧在水面上,像水浮莲的叶子一样。而且最初只长出了五六个叶片。我总嫌这有点太少,总希望多长出几片来。于是,我盼星星,盼月亮,天天到池塘边上去观望。有校外的农民来捞水草,我总请求他们手下留情,不要碰断叶片。但是经过了漫漫的长夏,凄清的秋天又降临人间,池塘里浮动的仍然只是孤零零的那五六个叶片。对我来说,新版跑狗图每期更新,这又是一个虽微有希望但究竟仍是令人灰心的一年。

  真正的奇迹出现在第四年上。严冬一过,池塘里又溢满了春水。到了一般荷花长叶的时候,在去年飘浮的五六个叶片的地方,一夜之间,突然长出了一大片绿叶,而且看来荷花在严冬的冰下并没有停止行动,因为在离开原有五六个叶片的那块基地比较远的池塘中心,也长出了叶片。叶片扩张的速度,扩张范围的扩大,都是惊人地快。几天之内,池塘内不小一部分,已经全为绿叶所覆盖。而且原来平卧在水面上的像是水浮莲一样的叶片,不知道是从哪里聚集来了力量,有一些竟然跃出水面,长成了亭亭的荷叶。原来我心中还迟迟疑疑,怕池中长的是水浮莲,而不是真正的荷花。这样一来,我心中的疑云一扫而光;池塘中生长的真正是洪湖莲花的子孙了。我心中狂喜,这几年总算是没有白等。

  天地萌生万物,对包括人在内的动、植物等有生命的东西,总是赋予一种极其惊人的求生存的力量和极其惊人的扩展蔓延的力量,这种力量大到无法抗御。只要你肯费力来观察一下,就必然会承认这一点。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就是我楼前池塘里的荷花。自从几个勇敢的叶片跃出水面以后,许多叶片接踵而至。一夜之间,就出来了几十枝,而且迅速地扩散、蔓延。不到十几天的工夫,荷叶已经蔓延得遮蔽了半个池塘。从我撒种的地方出发,向东西南北四面扩展。我无法知道,荷花是怎样在深水中淤泥里走动。反正从露出水面的荷叶来看,每天至少要走半尺的距离,才能形成眼前的这个局面。

  光长荷叶,当然是不能满足的。荷花接踵而至,而且据了解荷花的行家说,我门前池塘里的荷花,同燕园其它池塘里的,都不一样。其它地方的荷花,颜色浅红;而我这里的荷花,不但红色浓,而且花瓣多,每一朵花能开出十六个复瓣,看上去当然就与众不同了。这些红艳耀目的荷花,高高地凌驾于莲叶之上,迎风弄姿,似乎在睥睨一切。幼时读旧诗:“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爱其诗句之美,深恨没有能亲自到杭州西湖与欣赏一番。现在我门前池塘中呈现的就是那一派西湖景象。是我把西湖从杭州搬到燕园里来了。岂不大快人意也哉!前几年才搬到朗润园来的周一良先生赐名为“季荷”。我觉得很有趣,又非常感激。难道我这个人将以荷而传吗?

  前年和去年,每当夏月塘荷盛开时,我每天至少有几次徘徊在塘边,坐在石头上,静静地吸吮荷花和荷叶的清香。“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我确实觉得四周静得很。我在一片寂静中,默默地坐在那里,水面上看到的是荷花的绿肥、红肥。倒影映入水中,风乍起,一片莲瓣堕入水中,它从上面向下落,水中的倒影却是从下边向上落,最后一接触到水面,二者合为一,像小船似地漂在那里。我曾在某一本诗话上读到两句诗:“池花对影落,沙鸟带声飞。”作者深惜第二句对仗不工。这也难怪,像“池花对影落”这样的境界究竟有几个人能参悟透呢?

  晚上,我们一家人也常常坐在塘边石头上纳凉。有一夜,天空中的月亮又明又亮,把一片银光洒在荷花上。我忽听扑通一声。是我的小白波斯猫毛毛扑入水中,她大概是认为水中有白玉盘,想扑上去抓住。她一入水,大概就觉得不对头,连忙矫捷地回到岸上,把月亮的倒影打得支离破碎,好久才恢复了原形。

  今年夏天,天气异常闷热,而荷花则开得特欢。绿盖擎天,红花映日,把一个不算小的池塘塞得满而又满,几乎连水面都看不到了。一个喜爱荷花的邻居,天天兴致勃勃地数荷花的朵数。今天告诉我,有四五百朵;明天又告诉我,有六七百朵。但是,我虽然知道他为人细致,却不相信他真能数出确实的朵数。在荷叶底下,石头缝里,旮旮旯旯,不知还隐藏着多少 ,都是在岸边难以看到的。

  连日来,天气突然变寒。池塘里的荷叶虽然仍然是绿油一片,但是看来变成残荷之日也不会太远了。再过一两个月,池水一结冰,连残荷花也将消逝得无影无踪。那时荷花大概会在冰下冬眠,做着春天的梦。它们的梦一定能够圆的。“既然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偶尔在人行道上散步,忽然看到从街道延伸出去,在极远极远的地方,一轮夕阳正挂在街的尽头,这时我会想:如此美丽的夕阳实在是预示了一天即将落幕。

  偶尔在某一条路上,见到木棉花叶落尽的枯枝,深褐色的孤独地站在街旁,有一种萧索的姿势,这时我会想:木棉又落了,人生看美丽木棉花的开放能有几回呢?

  偶尔在路旁的咖啡座,看绿灯亮起,一位衣着素朴的老妇,牵着衣饰绚如春花的小孙女,匆匆地横过马路,这时我会想:那年老的老妇曾经是花一般美丽的少女,而那少女则有一天会成为牵着孙女的老妇。

  偶尔在路上的行人陆桥站住,俯视着在陆桥下川流不息,往四面八方奔窜的车流,却感觉那样的奔驰仿佛是一个静止的画面,这时我会想:到底哪里是起点?而何处才是终点呢?

  偶尔回到家里,打开水龙头要洗手,看到喷涌而出的清水,急促地流淌,突然使我站在那里,有了深深的颤动,这时我想着:水龙头流出来的好像不是水,而是时间、心情,或者是一种思绪。

  偶尔在乡间小道上,发现了一株被人遗忘的蝴蝶花,形状像极了凤凰花,却比凤凰花更典雅,我倾身闻着花香的时候,一朵蝴蝶花突然飘落下来,让我大吃一惊,这时候我会想:这花是蝴蝶的幻影,或者蝴蝶是花的前身呢?

  偶尔在寂静的夜里,听到邻人饲养的猫在屋顶上为情欲追逐,互相惨烈的嘶叫,让人的寒毛全部为之竖立,这时我会想:动物的情欲是如此的粗糙,但如果我们站在比较细腻的高点来回观人类,人不也是那样粗糙的动物吗?

  偶尔在山中的小池塘里,见到一朵红色的睡莲,从泥沼的浅池上昂然抽出,开出了一句美丽的音符,仿佛无视于外围的染着,这时我会想:呀!呀!究竟要怎么样的历练,我们才能像这一朵清静之莲呢?

  偶尔我们也是和别人相同地生活着,可是我们让自己的心平静如无波之湖,我们就能以明朗清澈的心情来照见这个无边的复杂的世界,在一切的优美、败坏、清明、污浊之中都找到智慧。我们如果是有智慧的人,一切烦恼都会带来觉悟,而一切小事都能使我们感知它的意义与价值。

  在人间寻求智慧也不是那样难的,最要紧的是,使我们自己有柔软的心,柔软到我们看到一朵花中的一片花瓣落下,都使我们动容颤抖,知悉它的意义。

  唯其柔软,我们才能敏感;唯其柔软,我们才能包容;唯其柔软,我们才能精致;也唯其柔软,我们才能超拔自我,在受伤的时候甚至能包容我们的伤口。

  柔软心是大悲心的芽苗,柔软心也是菩提心的种子,柔软心是我们在俗世中生活,还能时时感知自我清明的泉源。

  那最美的花瓣是柔软的,那最绿的草原是柔软的,那最广大的海是柔软的,那无边的天空是柔软的,那在天空自在飞翔的云,最是柔软的!

  我们的心柔软,可以比花瓣更美,比草原更绿,比海洋更广,比天空更无边,比云还要自在。柔软是最有力量的,也是最恒常的。

  我是个疏于跑街的人,可一日上街却惊异地发现,小城那古巷密集的一块地方已夷为平地。昔日那挤挤挨挨的老房宅、古民居已成了碎砖瓦砾,还有数十处断墙颓垣。那几条有着很好听很书卷气很古雅名字的小巷将她苍白破败的面庞无奈地向着夏日的艳阳。

  曾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寻访、叩问过小巷。这些三、四米宽的小巷,纵横交错如网络,幽静深邃若清谷。是青砖是黛瓦是粉墙,有黑黑亮亮写满沧桑的旧式木排门,有斑驳如枚枚古钱暗绿色的苔藓,还有不知经历了多少朝代黄了又青、青了又黄却仍在小院墙头上在四季风雨中摇曳出一派袅娜的城市中已罕见的狗尾巴草。那曾经在小院内向外探出满面明媚粉红的老桃树呢?那曾经吸引着无数孩子目光到夏日就结满了澄黄澄黄果儿的大杏树呢?那排列整齐、纹理清晰有如图书馆书列的小巷墙壁上那密密的小青砖呢?抚摸着它们曾经想,若是这秦砖汉瓦有记忆的话,怕是会讲出若干鲜明诡谲的过往人事,随便抽出一块怕也若一册泛黄的线装书,写满了唐诗宋词吧!这座小城毕竟是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呢。在有月亮或是没月亮却布满了星星的夜晚,在小巷的石板路上走走,很容易就走进了千百年的历史走进了悠悠的岁月。

  小时候,住在机关大院宿舍的我们是多么地钦羡住在这些小巷中的同学啊,每家有院子,院子里有天井有大树,我有一个女同学家中甚至是三进的院落,足够我们捉迷藏打游击了。

  到了端午、七夕、中秋这些节日,小巷深院就更呈现出她的诱人风情:垂在门边上的是绿绿的苦艾,飘在门楣上的是红红的带穗的喜迎,粽子的清香在风中送出老远,院子里的小方桌上还有面捏的小白兔是红豆做的眼睛,还有炸得金黄黄的藕饼肥硕硕的老菱……

  而这一切都成了“曾经”,我的眼前是一块空地,那显现或是隐藏着小城历史的砖瓦墙壁尽管破碎却带着两千多年的记忆缄默不语,烈日中一群人聚集在那儿正在将哪家大院拆下来的门窗,那雕梁画栋的木片木条论斤处理。一旧句涌上心头:断碣残碑,只羸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可这儿连半点“渔火”也未曾留下,风乍起,这秋霜再也找不到它多年的栖身之所了。还有秋雁春燕。

  诚然,时代在前进,日子是向前走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问了几个人,都说是古巷这块要进行旧城改造,造成何样不得而知。

  不得而知。海德格尔呼吁的“诗意的栖居”又顽固地盘桓在心头,想想这么一座始于西汉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小城,曾经走过范仲淹、行过施耐庵脚步的古巷,回荡着唐诗宋词呤哦声的这块土地,都是清一色的钢筋水泥火柴匣子――小巷树影婆娑间的月色与阳台上那一览无余的月光毕竟有着不一样的质感。没有了“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之类的意境,即使都是三星、四星级的宾馆,活着也少了许多的韵味。

  现代华丽是美,古朴典雅也是美。改造与发展是为了让人们过上更好的日子,然而,好日子又不该仅仅是物质享受复制式的进步,从一定意义上讲精神和文化在人类历史进步的长河中更为重要。我是那么衷心地期盼着古典与新潮在我热爱的这块土地上的融合,期盼着历史和人文有机地嬗递与链接――哪怕是留一条秦砖汉瓦的古巷或是建筑出有民族特色保留古民居韵味的住宅,这方面不乏成功的范例。让古巷的清丽月色与广场的七彩霓虹高楼的泛光灯交相辉映,让五千年文明古国文化的芳香在我们今日的生活中依然飘逸,让生活在电脑网络、信息高速公路上忙碌的人们仍然可以看见星空月色听得春雨的淅洌嗅得冬雪的甘甜。

  拥有厚重深沉的文化根基,感受历史、传统和古典的优美,才能在享有现代物质生活的同时在精神的家园中“诗意地栖居”。

  峨眉山下,伏虎寺旁,有一种蝴蝶,比最美丽的蝴蝶还要美丽些,是峨眉山最珍贵的特产之一。

  当它阖起两张翅膀的时候,像生长在树枝上的一张干枯了的树叶。谁也不去注意它,谁也不会瞧它一眼。

  它收敛了它的花纹、图案,隐藏了它的粉墨、彩色,逸出了繁华的花丛,停止它翱翔的姿态,变成了一张憔悴的,干枯了的,甚至不是枯黄的,而是枯槁的,如同死灰颜色的枯叶。

  它这样伪装,是为了保护自己。但是它还是逃不脱被捕捉的命运。不仅因为它的美丽,更因为它那用来隐蔽它的美丽的枯槁与憔悴。

  它以为它这样做可以保护自己,殊不知它这样做更教人去搜捕它。有一种生物比它还聪明,这种生物的特技之一是装假作伪,因此装假作伪这一种行径是瞒不过这种生物——人的。

  人把它捕捉,将它制成标本,作为一种商品去出售,价钱越来越高。最后几乎把它捕捉得再也没有了。这一生物品种快要绝种了。

  到这时候,国家才下令禁止捕捉枯叶蝶。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国家的禁止更增加了它的身价。枯叶蝶真是因此而要绝对的绝灭了。

  我们既然有一对美丽的和真理的翅膀,我们永远也不愿意阖上它们。做什么要装模作样,化为一只枯叶蝶,最后也还是被售,反而不如那翅膀两面都光彩夺目的蝴蝶到处飞翔,被捕捉而又生生不息。

  树林子像一块面团了,四面都在鼓,鼓了就陷,陷了再鼓;接着就向一边倒,漫地而行的;呼地又腾上来了,飘忽不能固定;猛地又扑向另一边去,再也扯不断,忽大忽小,忽聚忽散;已经完全没有方 向了。然后一切都在旋,树林子往一处挤,绿似乎被拉长了许多, 上扭,往上扭,落叶冲起一个偌大的蘑菇长在了空中。哗地一声,乱了满天黑点,绿全然又压扁开来, 清清楚楚看见了里边的房舍, 墙头。

  垂柳全乱了线条,当抛举在空中的时候,却出奇地显出清楚,霎 那间僵直了,随即就扑撒下来,乱得像麻团一般。杨叶千万次地变着模样:叶背翻过来,是一片灰白;又扭转过来,绿深得黑清。那片芦苇便全然倒伏了,一节断茎斜插在泥里,响着破裂的颤声。

  一头断了牵绳的羊从栅栏里跑出来,四蹄在撑着,忽地撞在一棵树上,又直撑了四蹄滑行,末了还是跌倒在一个粪堆旁,失去了白的颜色。一个穿红衫子的女孩冲出门去牵羊,又立即要返回,却不可能了, 在院子里旋转, 锐声叫唤,离台阶只有两步远,长时间走不上去。

  槐树上的葡萄蔓再也攀附不住了,才松了一下屈蜷的手脚,一下子像一条死蛇,哗哗啦啦脱落下来,软成一堆。无数的苍蝇都集中在屋檐下的电线上了,一只挨着一只,再不飞动, 也不嗡叫, 黑乎乎的,电线愈来愈粗,下坠成弯弯的弧形。

  一个鸟巢从高高的树端掉下来,在地上滚了几滚,散了。几只鸟尖叫着飞来要守住,却飞不下来,向右一飘,向左一斜,翅膀猛地一颤,羽毛翻成一团乱花,旋了一个转儿,倏乎在空中停止了,瞬间石子般掉在地上,连声响儿也没有。

  窄窄的巷道里,一张废纸,一会儿贴在东墙上,一会儿贴在西墙上,突然冲出墙头,立即不见了。有一只精湿的猫拼命地跑来,一跃身,竟跳上了房檐,它也吃惊了; 几片瓦落下来, 像树叶一样斜着飘,却突然就垂直落下,碎成一堆。

  池塘里绒被一样厚厚的浮萍,凸起来了,再凸起来,猛地撩起一角,唰地揭开了一片;水一下子聚起来,长时间的凝固成一个锥形;啪地摔下来,砸出一个坑,浮萍冲上了四边塘岸,几条鱼儿在案上的草窝里蹦跳。

  最北边的那间小屋里,木架在吱吱地响着。门被关住了,窗被关住了,油灯还是点不着。土炕的席上,老头在使劲捶着腰腿,孩子们却全趴在门缝,惊喜地叠着纸船,一只一只放出去……

  当我静静地靠着阳台坐下的时候,窗外的风在横乱地扫去闷热的空气。看着空有一场暗黑的夜空,那一刻我了解到什么叫夜凉如水,什么叫回归自然。夜,的确是个有灵性的天使,它可以给人带来安逸闲适的享受。是啊,夜一直都是柔情似水的美,只是我一直不知道原来能褪去白天的色彩,生活留一片空白的黑也是一种淡然的福气。

  眼前的生活虽然平凡但遍布压力,经年历月不停去寻索只换来压力在日益增加。每当身心疲惫时,总是以为下一个站是尽头,但一直都不知道下一站其实是更多压力的延伸。一路上只记得不停地奔跑,不停挥洒汗水去追求所谓的完满,却从没有静心下来思考人生中的寻寻觅觅是为了什么,这样无休止的奋战究竟是为了哪个未来的归落!因此,活着变成最大的痛苦。

  纵观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和追求。然而总是有些人闷闷不乐,也有些乐得开怀。他们之间的区别不是因为生活在不同的环境,而是因为生活在不同的心态中。就像下雨天,有人看见了灵活灵现的小雨,有人看见充满忧郁的雨,其实不管凡人的我们用什么言辞描绘雨,它都只是一滴透明的水珠。而我们所追求的幸福也是这样,有人说拥有花不完的金钱就是幸福;有人说如果可以长生不老就是幸福;有人说拥有永远的健康才是幸福……其实,幸福并没有什么标准来规划,只要能够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如果能够用细致观察的眼光去赞美世界,无论看到的是什么都是美丽而多姿的。总而言之,人之所以累是因为自己给自己累,把该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都定义为所谓的目标。明知道眼前是个陷阱,还要一脚踩下去,说那是取得成功必经之路。其实,生活简单一点,必要的时候让自己静一静,留给自己一片空白的空间去听时光路过的声音。再且前路已尽,与其盲目前进,不如退一步去寻找新路,或者只需一步便柳暗花明。

  人有目标,也应该有一个目标,但是却不能终生只为这个目标而活,因为它太容易让我们失去更多美好的故事。回首眼前,如水般逝去的日子,匆匆忙忙,留下一串脚印和一个渐成点的背影。黄大仙生活幽默玄机图,偶然相逢,默然想不起上次的相逢在何日,只觉岁月撩人,不经意间又是一次春夏的轮回。离开某一个地点,再回去已是物是人非,虽然人生如戏但每一段的演绎对白和演员都不同。挽住故事情节的某一刻,却阻挡不住故事走向终端。在生活,总是因为忙碌而疏忽与朋友沟通联系,等到哪一天在通讯录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惹起回忆的浪潮在心底汹涌滂湃时,才恍然发现,原来时光已经在路上只剩下足迹。

  别后多年再重聚,昔日的热情已经消退,只有一段似冷非冷的历史在记录曾经存在过。时光如梭,眼眸里的人影各不相同,他们带来新的故事,带走新的离殇。在岁月的空间,他们是最美的相遇,就像一个短暂却美丽的童话。轻轻地沾在光洁的风上,就算岁月流走,案上的墨迹依旧在故人心底留香。

  人生的旅程,无非是从这个站到下个站的转折。忙碌终日不得闲的人,应该偶尔给自己一些闲适的空间。不要把生活的压力制成枷锁天天套住休息时间。如果你懂得欣赏岁月轻轻的走过的节奏,或者静心听听花开花落的声音,那么每一寸光阴都将如酒,香醇记忆。

  最是那一不经意间的灵动悠扬,沁入了我的身心,感知到你那悠扬自得的心境。仿佛一切如过眼云烟,超越浮尘,消逝掉了人世间杂乱无绪的情结:是你,引起了天地间事物的变化、延伸,让它们在这一动一静中展现、升华,慢慢的,慢慢的渐入人心,使心归于宁和——云水禅心。

  古筝叮叮咚咚地婉转,如流水潺潺,好似清泉流过小石板不经意间的碰撞,激发大自然的美妙炫音。幽幽竹林,绿意盎然,相互扶疏,更有竹林小屋中朗朗诗琴悠悠绵长的声响侵入心灵。清泉石上流,泉石交相辉映,伴随着天籁一般的绝妙之音漫卷漫舒,顷刻间营造出空灵悠远的意境,仿佛天地万物全都溶在了这一份亦真亦幻的意境之中。“潺潺清泉濯我心,潭深鱼儿戏。”我似乎感觉到了丝丝清泉顺着我的咽喉缓缓流入心房,清凉惬意,无限舒畅;脑海中闪现出,池塘深处,鱼儿戏水,漂游中温馨的画面,令我不禁向往,趋之如骛。

  偶尔几声清越短促的琵琶,带出了像花朵碎密如锦的画面,飘浮在绿枝之间。轻柔清丽的缠绵乐声,如广袤的天际几朵白云,悠然飘游,使得曲子的气韵更加柔和飘逸。云儿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份意境,翩翩舞动,随着韵律,悠扬舒展着自己的形态。偶然间形成仙女般的身影展现出曼妙的舞姿;顷刻间又化成缕缕青烟,婀娜多姿,随风摇曳;一会儿又变换出一个沉睡的巨人,蓦然间醒来,伸了伸懒腰,惊起了一片片云鸟的骚动……

  揭开音乐禅意神圣的面纱,感觉到的是江南丝竹般的清幽。空山鸟语兮,人与白云栖。清纯悠然,悦耳的鸟叫声似乎牵出了大自然的神秘气息。一种微风拂面的感觉油然而至,似乎在宁静的夜空下欣赏独特的风景。月色轻轻隐隐的波动于竹林之间,竹屋四处弥漫的鲜花,随风散发出阵阵馨香,月光也跟着花影摆动,如痴如醉。完全脱离了尘世的喧嚣,偶然间增添了一丝感慨,红尘如梦聚又离,多情多悲戚。意境深处,心思所系,望一片幽冥兮,我与月相惜。

  人在千里,魂梦常相依,红颜空自许。是你引发了一个传奇的神话,让咫尺天涯的故事变得更徒增了韵味。石景山间,有一位少女,名禅心。悟性颇高,慧质天生。不久,来了一个远游的道士,道号“云水真人”。说是借宿在禅心家,但一住就是一年余,却毫无还意。日里则与禅心切磋琴艺,夜则观赏星辰。久而久之,就有人说起闲话。被逼无奈,云水真人与禅心辞行。禅心远送十六里,也终须一别。禅心折柳相赠,云水奏曲辞别。曲中除了灵台空明,无牵无挂的佛家思想之外,更有的是两情相悦,不忍相别的丝丝情意。此曲名曰:云水禅心。传说后日禅心郁郁而终,英年早逝。病危之际,在七弦琴上,拨出了此曲的第一个音符。读罢你的故事,我心不禁久久为你倾情,南柯一梦难醒。空老山林,听那泉水叮咚叮咚似无意,映我长夜清寂,又想起了远方的她……

  曾经的十指相扣,成为了永恒!曾经的相扶相携,共度的人生;如今,就像两条平行线,似乎永远也找不到交叉点!蓦然间,也会叹息,叹息生命中从此没有了你,于是熟悉的列车,你不存在,无尽思念;熟悉的房间,有你影子,无形幻觉;熟悉的床位,你不在身边,想你在梦境深处……

  抚一曲遥相寄,难诉相思意。如果早知道,今生牵手只有一次,我绝不会,轻易地抽开我的手,让自己如此地清醒;如果早知道,今生牵手只有一次,我绝不会,埋葬自己的情感,不敢把“我爱你”说出口;如果早知道,今生牵手只有一次,管他什么规律规则,只想紧紧握住你的手,相拥到永久!一颗宕动的心,所看到的世界,浮躁,喧嚣,云起,尘暗,是水里摁不下的葫芦,是风中止不住的经幡。只要你放下名利,看轻得失,笑迎成败,坦对荣辱,心就会淡定下来。这个世界,顷刻间,又沉静如佛,风不乱,水不惊,万事不扰。把很难的事情交给时间,让时间磨掉一颗仇恨的心;把很容易的事情交给行动,让行动去焐热一颗善良的心。我心如烟云,当空舞长袖。

顶呱呱马经图库| 香港马会生肖对应数字| 正版抓码王彩图| 手机看开奖直播香港| 白姐高级| 白小姐急旋风1一2彩图| 天将图库手专用看图区| 香港马会权威彩经图|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港澳台超级中特网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