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蓝月亮精准三肖 >

宗濮优美的散文集txt

时间:2019-11-24 23: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天气阴沉沉的,雪花成团地飞舞着。本来是荒凉的冬天的世界,铺满了洁白柔软的

  雪,仿佛显得丰富了,温暖了。江玫手里提着一只小箱子,在X大学的校园中一条弯曲的

  小道上走着。路旁的假山,还在老地方。紫藤萝架也还是若隐若现的躲在假山背后。还

  有那被同学戏称为阿木林的枫树林子,这时每株树上都积满了白雪,真是“忽如一夜春

  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了。雪花迎面扑来,江玫觉得又清爽又轻快。她想起六年以前,

  自己走着这条路,离开学校,走上革命的工作岗位时的情景,她那薄薄的嘴唇边,浮出

  江玫走进了西楼的大门,放下了手中的箱子,把头上紫红色的围巾解下来,抖着上

  面的雪花。楼里一点声音也没有,静悄悄地。江玫知道这楼已作了单身女教职员宿舍,

  比从前是学生宿舍时,自然不同。只见那间门房,从前是工友老赵住的地方,门前挂着

  “有人么?”江玫环顾着这熟悉的建筑,还是那宽大的楼梯,还是那阴暗的甬道,

  吊着一盏大灯。只是墙边布告牌上贴着“今晚团员大会”的布告,又是工会基层选举的

  “谁呀?”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传达室里发出来。传达室门开了,一个穿着干部服的

  “老赵!”江玫叫了一声,又高兴又惊奇,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你还在这儿!”

  “是江玫!”老赵几乎不相信自己昏花的老眼,揉了揉眼睛,仔细看着江玫。“是

  江玫!打前儿个总务处就通知我,说党委会新来了个干部,叫给预备一间房,还说这干

  部还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呢,我可再也没想到是你!你离开学校六年啦,可一点没变样,

  老赵絮絮叨叨领着江玫上楼。江玫抚着楼梯栏杆,好像又接触到了六年以前的大学

  这间房间还是老样子,只是少了一张床,有了些别的家具。窗外可以看到阿木林,

  还有阿木林后面的小湖,在那里,夏天时,是要长满荷花的。江玫四面看着,眼光落到

  好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拳头,重重地打了江玫一下。江玫觉得一阵头昏,问老赵:

  “本来说要取下来,破除迷信,好些房间都取下来了。后来又说是艺术品让留着,

  。。。。。。。。。。。。。。。。。。。。。。。。。。。。 江玫呆呆地瞪着他,尽他拭去了脸上的泪,叹了一口气,说:“看来竟不能不分手

  “我们一定会过得非常舒适而且快活——为什么提到舍弃,为什么提到分手?”齐

  “我留下来?我的小姑娘,要我跟着你满街贴标语,到处去游行么?我们是特殊的

  人,难道要我丢了我的物理音乐,我的生活方式,跟着什么群众瞎跑一气,扔开智慧,

  “跟你走,什么都扔了。扔开我的祖国,我的道路,扔开我的母亲,还扔开我的父

  亲!”江玫的声音细若游丝,她自己都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说到父亲两字,她的声音

  “可是你有我。玫!”齐虹用责备的语气说。他看见江玫眼睛里闪耀一种亮得奇怪

  的火光,不觉放松了江玫的手。紧接着一阵遏止不住的渴望和激怒,使他抓住了江玫的

  肩膀。他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字的说:“我恨不得杀了你!把你装在棺材里带走!”

  风呼啸着,雨滴急速地落着。疾风骤雨,一阵比一阵紧,忽然哗啦一声响,是什么

  东西摔碎了。齐虹把江玫搂在胸前,借着闪电的惨白的光辉,看见窗外阶上的夹竹桃被

  风刮到了阶下。江玫心里又是一阵疼痛,她觉得自己的爱情,正像那粉碎了的花盆一样,

  这种爱情,就像碎玻璃一样割着人。齐虹和江玫,虽然都把话说得那样决绝,却还

  是形影相随。花池畔,树林中,不断地增添着他们新的足迹。他们也还是不断地争吵,

  十月里东北局势紧张,解放军排山倒海地压来,解放了好几个城市。当时蒋介石提

  出的方针是:“维持东北,确保华北,肃清华中”。虽然对华北是确保,但华北的“贵

  人”们还是纷纷南迁,齐虹的家在秋初就全部飞南京转沪赴美了,只有齐虹一个人留在

  北京。他告诉家里说论文还有点尾巴没写好,拿不到毕业文凭,而实际上,他还在等着

  他根本不相信江玫可能不跟他走。他,齐虹,这样的齐虹,又在发疯地爱着的齐虹!

  在那执拗的江玫面前,他不只一次想,若真能把她包扎起来带走该有多好!他脸上的神

  色愈来愈焦愁,紧张,眼神透露着一种凶恶。这些都常在黑夜里震荡着江玫的梦。

  江玫的梦现在已不是那种透明的、颜色非常鲜亮的少女的梦了。局势的变化,萧素

  的被捕,齐虹的爱以及她自己的复杂的感情,使她多懂了许多事。在抗议“七五”事件

  (屠杀东北来的青年学生)的游行里,她已经不再当救护队,而打着“反剿民,

  要活命,要请愿”的大标语走在队伍的前列了。她领头喊着“为死者申冤,为生者请命”

  的口号,她奇怪自己的声音竟会这样响。她想到,在死者里面有她的父亲;在生者里面

  有母亲、萧素和她自己。她渴望着把青春贡献给为了整个人类解放的事业,她渴望着生

  后来据萧素说(萧素在解放后出狱,在广播电台做播音员,向全世界广播北京的声

  音),那时的地下组织原打算发展江玫参加地下民主青年联盟的,只是她和齐虹的感情,

  让人闹不清她究竟爱什么,憎恶什么,就搁下来了。江玫听说这话,只轻轻叹了口气。

  一九四八年冬天,北京已经到了解放前夕。城里流传着这样的民谣:“家家挂红灯,

  迎接。”最沉得住气的反动官员们大亨们都纷纷逃走了。齐虹家里几乎是一天一

  封电报催他走,并且代他订了飞机座位。那时江玫的中心工作是和同学们一起讨论怎样

  应“变”,宣传护校。她为即将到来的解放,感到兴奋,好像等待着一件期待已久的亲

  人的礼物,满怀着感情,幻想解放后的日子。而同时,她和齐虹那注定了的无可挽回的

  一天,齐虹进城去了,直到晚上还没有露面。江玫坐在图书馆里,一页书也没有看,

  进来一个人她就抬头,可是直到电灯开了,齐虹还是不见。她忽然想,很可能他已经走

  走了,永远再也见不到他了。可是江玫一定还要再看他一眼,最后一眼!“齐虹!

  齐虹!”江玫几乎要叫出来,叫得全图书馆都听见。她连忙紧咬着嘴唇,快步走出了图

  那是那一年冬天的第一个下雪天。路上的雪还没有上冻,灯光照在雪花上,闪闪刺

  人的眼。江玫一直向北楼走去,她想看一看那正对着一棵白杨树梢的窗子,有没有灯光。

  那个房间她从没有去过,可是那窗口她却十分熟悉。齐虹常对她讲窗口的白杨树叶的沙

  透过飞舞着的迷乱的雪花,她一下子就找到那棵白杨树,而那白杨树梢的窗口,漆

  也许他从城里回来太累,成语解平特一肖,已经去睡了?也许他还没有回来?江玫快步走进了北楼,

  “难道再见不着他了!真见不着他了!”江玫走出北楼,心里在大声哭泣。她完全

  好容易走到西楼,江玫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想找个地方靠一靠再上楼,一眼

  看见自己房间里有灯光。那房间,自从萧素被抓去以后,是那样空,那样冷,晚上进去

  总是黑洞洞的。这时竟点着灯,这灯光温暖了江玫,她三步两步跑上去,在门外就叫着

  果然是齐虹在房间里等她,满脸的焦急使他看上去苍老了许多。他一看见江玫,连

  忙迎上来握着她的手,疲倦地、也多少有些安心地说:“你到底回来了!我以为我再也

  江玫没有回答。她怕自己会把刚才那一番焦急向他倾吐,会让他明白她多离不开他。

  “分别?——永远不能再见你——”江玫看着那耶稣受难的像,她仿佛看见那像后

  “我么!我走的路是对的。我绝不能忍受看见我爱的人去过那种什么‘人民’的生

  “真的不行么?你就像看见一个临死的人而不肯去救他一样,可他一死去就再也不

  会活转来了。再也不会活了!走开的人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你会后悔的,玫!我的玫!”

  齐虹看着她的眼睛,还是那亮得奇怪的火光。他叹了一口气,“好,那么,送我下

  他们一出楼门,马上开过来一辆小汽车,从车里跳出一个魁梧的司机。齐虹对司机

  摇摇手,把江玫领到路灯下,看着她,摇头,说:“我原来预备抢你走的。你知道么?

  你看,我预备了车。飞机票也买好了。不过,我看了出来,那样做,你会恨我一辈子。

  你会的,不是么?”他拿出一张飞机票,也许他还希望江玫会忽然同意跟他走,迟疑了

  一下,然后把它撕成几半。碎纸片混在飞舞的雪花中,不见了。“再见!我的玫。

  江玫看见他的脸因为痛苦而变了形,他的眼睛红肿,嘴唇出血,脸上充满了烦躁和

  不安。江玫忽然想起,第一次看见他时,他脸上那种漠不关心,什么都没看见的神气。

  江玫想说点什么,但说不出来,好像有千把刀子插在喉头。她心里想:“我要撑过

  这一分钟,无论如何要撑过这一分钟。”她觉得齐虹冰凉的嘴唇落在她的额上,然后汽

  江玫果然没有后悔。那时称她革命家是一种讽刺,这时她已经真的成长为一个好的

  党的工作者了。解放后又渐渐健康起来的母亲骄傲地对人说:“她父亲有这样一个女儿,

  一阵笑语声打断了老赵不伦不类的通报。江玫刚流过泪的眼睛早已又充满了笑意。

顶呱呱马经图库| 香港马会生肖对应数字| 正版抓码王彩图| 手机看开奖直播香港| 白姐高级| 白小姐急旋风1一2彩图| 天将图库手专用看图区| 香港马会权威彩经图|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港澳台超级中特网正版|